两大学毕业生办“权威”教育网 专为假文凭“验证”

两大学毕业生办“权威”教育网 专为假文凭“验证”

      假文凭提供验证的“江苏教育信息网”。吴胜摄   说起伪造单位印章犯罪,人们印象中都是那些在街头贴牛皮癣广告的假证贩子,而记者近日在南京市白下区检察院采访的一起制售假证大案却让人“大开眼界”。该案主要参与者是两名大学毕业生,他俩开办的“江苏教育信息网”,专为各地假证贩子制售的假文凭提供验证服务,下线涉案人员多达70人。目前白下区检察院已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30人。   老爸替儿子报名考研发现儿子文凭竟是假的   2009年4月的一天,一位家长到教育部门反映:他为儿子报考研究生时发现其自考文凭是假的,但这文凭明明在“江苏教育信息网”上能够查到。这一情况当即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经查发现该家长所持有的自学考试文凭是伪造的。家长听到这个结论感到很纳闷,认为是有关部门搞错了,或者是学校发错了文凭,当他获知查询学历网站全国只有一个,这个网站肯定不是什么“江苏教育信息网”后,这位家长顿时傻了眼,难怪儿子不愿意读研究生。他这才悄悄拿出孩子的毕业文凭来替他报名,想造成已报名的既成事实逼儿子再上进,不想儿子忽悠了自己。案情转到公安部门后,警方立即全力开展侦查,通过询问改动考试信息的考生,民警发现犯罪嫌疑人是在互联网上发布广告,联系好下家后以代办并“包通过”各种资格证书考试来骗取钱财。警方根据这一线索展开追踪,很快抓获了两名犯罪嫌疑人,端掉了他们利用所谓的“江苏教育信息网”,在江苏、陕西等全国多个省市大肆制售各类假学历证书的网络犯罪团伙。   两大学毕业生搞了个“权威”教育网   28岁的张某是江苏泗洪县人,大学文化,他和小自己3岁的老乡刘某高中时是同学,关系一直很铁。2008年4月,两人大学毕业后在南京中山南路某写字楼开了家没经注册的网络公司,生意一直不好。不久,他俩商量做个类似教育机构的网站,最好是能和官方教育网站一样,然后发布一些招生信息。为使别人相信这个网站的权威性,他们认真研究了江苏教育方面的官方网站,认为要起个与官方网站名字相近的网名,如果能够提供毕业证真伪查询服务,将可以赚到大钱!被发财梦想烧昏头脑的刘某立即找到同乡孙某(一家职业技术学校的计算机老师),以500元小费请其制作了大学生毕业证书验证查询系统,放在了他们所建的“江苏教育信息网”上,并且在相关搜索引擎中暗设机关,一旦有人输入有关江苏教育的检索文字,他们的“教育网”便顶到了官网的前面,起到混淆人们视线的目的。接下来,两人利用QQ群发布信息,宣传“江苏教育信息网”是权威网站,很快便有人和他们联系。一些假证贩子希望他们把一些信息录入到查询系统里,他们心知肚明,按每上传一次数据收200元开始收费,居然接到不少业务。   假文凭经“验证”身价暴涨数十倍   业务渐渐增加后,两人开始发展各自的下家,张某很快发展了近十个下线,而刘某则发展了郭某、陈某、宗某等七八个下线,范围也由江苏迅速扩展到了上海、山东、陕西、安徽等全国多个省市。由于“江苏教育信息网”做了精心设计,网上排名很容易被百度和谷歌搜索,直接为制作假证和贩卖假证者打开了方便之门,社会上一些没文凭却想走捷径的人也纷纷找上门来。至2009年10月,张某、刘某已为十余名做假证者上传百余条毕业证书相关信息,牟利万元。一个个假文凭证书就因穿上了“江苏教育信息网”查询通过的外衣,身价暴涨数十倍,文凭证书少则一证千元,最高的竟达5万元。   刘某交代说:随着业务量越来越大,下家越来越多,我们不分昼夜地上传数据,我越来越感到害怕。去年9月份,我曾和张某商量把这个“江苏教育信息网”关了。张某虽然也感到害怕却没同意,他想的是设法将这个网站卖掉,为此他曾去武汉和一个做假证的谈过卖网站的事。   张、刘的“江苏教育信息网”派生了一条利益链,在上传信息者与伪造文凭者、假文凭贩子中间牵线搭桥、传递信息,从而收取介绍费,由此出现了层层介绍的景观,最长的一条介绍链上,中间人有五六个之多。由于中间人太多,一本能在“江苏教育信息网”上查询的毕业证书从200多元能层层加码至千元、万元。如此就能轻而易举地获取暴利,一个叫王冠(化名)的年轻人身不由己地陷入其中。   刚考上公务员研究生也来当“掮客”   25岁的王冠是安徽淮南人,某财经大学本科毕业。2009年初,王冠在网上认识了刘某,知道他搞了个“江苏教育信息网”。刘某告诉王冠自己原是南京某大学老师,现在开了家公司,希望王冠能提供些需要办理大学文凭者的信息并上传,每提供一个他只收取200至300元的工本费,王冠可以自行决定向办证者收取多少费用。王冠听了很动心,开始挖掘自己的信息渠道,很快通过朋友认识了一个关键人物——北京某远程教育服务网络公司主任李某,李某手中握有很多想通过自考取得文凭的人的信息资料,共同的致富梦让他们一拍即合走到了一起。   王冠共经手办下了13个人的自学考试毕业证书,他从每个人头上收取400到500元不等的中介费。令人痛恨又惋惜的是,王冠去年不仅考上了研究生,还过关斩将通过了国家公务员考试,并被安徽一司法机关录取,就在他通过政审准备入职时,警方找到了他。   王冠刚进看守所的那几天彻夜难眠,他在悔过书中这样写到:我曾经有过很多梦想,希望毕业后施展自己的才华……现在我痛彻心肺地后悔所做的这一切!   此案折射三大问题   问题一:招生人员既招生又“推销”假文凭   据分析,本案中的“山寨网站”之所以有市场,一是因为当下某些考试种类繁多,比如在江苏一些自考考生中,就存在“小自考”的概念,既然自考都有“大小之分”,文凭有所不同也就不难让人接受;另一方面,涉案嫌疑人中出现了招生人员,他们既招生又“推销”假文凭,自然正中一些投机取巧者的下怀,这也是相关管理部门应当加以关注的新动态。   问题二:用人单位文凭审核不严   据承办此案的检察官介绍,本案中所有购买假文凭者都明知文凭是伪造的,却依然不惜重金购买。有的购买者是学生,买假文凭为的是在家长面前有个交待,有的则是家长糊涂代为购买,理由竟然是为了求职就业欺骗用人单位;有的是为了任用提拔,因为单位只认证书,往往不会花精力核实。   问题三:搜索引擎为“教育网”推波助澜   据介绍,2001年12月19日,全国高等教育学历证书网上查询系统正式开通,大学毕业生的学历证书信息可通过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学信网)进行查询。这一举措是教育部门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加强大学生学籍学历管理的重大举措,曾经一度使假文凭无处藏身。然而让人感到疑惑的是,一些山寨网站利用网络技术,在各搜索引擎中迅速“上位”力压官方网站,使得本来就不被人们所熟知的(学信网)逐步“沉没”于层出不穷的虚假网站中。对此检察官认为,打击假文凭除了依法严厉打击外,还要加强网络的监督力度,教育部门的官方网站也需要加大宣传。(通讯员陈慧娟、成华记者魏晓昕)   编辑:朱博佳 阅读次数:
 

上一篇:“安徽5年支援皮山13亿元”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